欢迎光临凯卫仕厕所文化研究院!

【凯凯·故事】心忧天下,惟愿江河万里清 作者:凯卫仕厕所文化研究院 | 发布时间:2020-11-12

——记湖南郴州生态污水治理系统发明人郭金陵 

先天下之忧而忧

 

郭金陵,是一个响当当的名人,至少在湖南郴州,是个知名度很不错的环保卫士。比如最近的,改革40年“中国社会发展功勋人物”提名奖,1984年,就被收录进了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中国专利发明家名录》,从70年代初至今,是一个有着50年工龄的老环卫工程师、厕所行业的专家。
我与郭总的认识皆是因为研究厕所的缘,加了微信,也经常聊,尤其是每天看到郭总读各类文章后,在讨论一栏发出的点评,都是他对水冲厕所给社会带来的危害,也给治理带来更大的麻烦。可以看出他的“忧天下”情怀。
是的,现在国际通用的水冲厕所,给地球的水系造成了难以估量的坏境问题,江河湖海均遭污染,水系都变成了黑、臭、脏等恶心的境地,老百姓交了排污费依然享受水源的污染,而有效的水资源、粪便资源回收、生态大循环的理念没有建立,不但恶性循环一年年堆积,而且大好的有用资源付之东流。郭总急在嘴上、痛在心上,不断的呼吁,不断的呐喊。

 

故事从头说……

 


郭金陵,一个地道的湖南人,做过下放知识青年, 在郴州市园艺场一干就是16年,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园艺工,一步步成长为懂得多种园林工艺的技术人员。作为下放青年,他就是一个肯动脑筋、爱学习,业余喜欢搞发明制作。那时,因为学习《毛主席语录》被评为“学习标兵”,因此,按 2%提了一级工资,1979年知青返城,他分配到郴州市环卫处工作,这时,成为真正研究厕所行业的“先锋”。19 80年开始进入到公共厕所设计领域,1984年在国家级杂志《环卫通信》上发表过两篇文章《城市公共厕所与旱厕的比较》和《粪便的无害化处理》,单位也发了奖金,后因为计划生育超生一胎,离开单位,进入社会干了很多工作。搞果皮箱铸造厂,装修用的木线厂,开办一个小型房地产开发公司,可以说,每个行业都干得风生水起。
说起他对厕所,尤其是厕所的末端粪污的处理循环系统,郭总跟我谈起他的发明故事。年纪大了退休的第五个年头,在一次喝茶的过程中,发他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这个茶叶放进茶杯以后,先是浮在水面上的,经过很短的时间,干茶叶就沉下水了。看到这个现象,这引起了他深深的思考,我国的水厕,里面的粪便不能回收,造成那极大的污染,把这个对茶叶的新发现,用到生态污水及粪污的回收系统里面去,不是大可为吗?
我们以前研究粪便无害化是旱厕,没有水,水冲厕所要解决它的无害化,就是该怎样将粪污变废为宝。这个问题想了很多年,没有想出头绪,现在终于想通啦!

 


研制系统解决水污染

2010年,已是郴城某房产开发公司董事长的他,在自己开发的楼盘项目中又发现了新问题———按照国家相关规定,新建居民住房按住户数和面积应建设相应的化粪池,但当下使用的中国建筑设计院标准图纸却存在一些缺陷,于是他开始日夜翻阅资料,画图纸,制作模具与搞局部小实验,多少个夜灯孤窗下,他的一套针对污水综合利用的系统终于出炉了。
它是利用纯生态方式治理污水和有机垃圾(含粪污)的专利技术,颠覆了传统三格式化粪池、一体化处理设备达标排放的模式,真正做到了从源头管控,采用黑水、灰水分类收集的方式,通过高效的微生物菌种将污染物转化为有机液态肥及生物天然气等可利用资源。实现完全转化,达到零排放。

 工艺流程图


它的技术原理是:第一步先将粪便有机质及垃圾的液态肥化:厕所粪便污水单独收集,并将易分解的有机质垃圾粉碎处理后一同加入至仿生系统的第一时间进行生物发酵,转化成有机液态肥和生物天然气,生物天然气通过净化,进入贮气柜储存,再通过管道输送到用户,提供生活燃料;黑水经仿生系统处理后转化为液态有机肥,液体进入贮肥池,通过自控设备形成自来肥,再分别用管道将有机液态肥接到自动灌溉系统灌溉菜地或农田。灰水再次回用:将灰水(洗衣、洗澡、洗菜等)单独收集转入系统中,经仿生系统处理后转化为具有一定肥效的回用水,用管道将接至自动灌溉系统灌溉到树林及绿化带,用于场地植物绿化,实现完全转化达到零排放。

 

 

 

运用郭总研发的“城市大型生活污水及粪便集中回收处理装置及其集中回收处理系统”在城市给排水设计中增加城市中水回收系统,对城镇生活污水,人畜粪便及其有机物进行循环利用、增效利用。
其功效是节水增绿、降温造气的源头治理、集污制肥的永续利用,当前,我国正在进行的新型城镇化建设、城乡统筹发展,建设美丽中国的伟大实践,大力创建“生态文明,和谐社会”,这是利国利民、惠及子孙的大事。建议国家在新型城镇化建设、旧城改造、棚户区改造等系列工程中纳入规划,试点示范,逐步推广,建设新的现代化污水处理回收中心彻底消灭病原体,形成由沼气液化工厂、有机肥厂、现代化农业蔬菜基地、中水回收基地,生态湿地公园,构成的生态链,彻底改变人类的生存现状。

 

为谁流下潇湘去

 

几十年的研究终于在理论上,事实上完善了核心工艺技术,它可以将我们的生态环境,回到原生态,这一系统也在湖南多地进行了安装与实践。如在浏阳湾里屋场应用,也得到国家农业农村部领导同志的高度评价。郭总就是凭着愚公移山的精神,坚持推广该套系统78年,使用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它可以做到趋利避害,将产生极大的生态效益,和财富效应,造福中华民族,整个城市人口都能吃上,不用农药,化肥的生态蔬菜,它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循环新长城,这是多么美好的愿景啊!我们真诚地期盼更多的有识之士投入到污水治理的行列,利用他的这套系统更好地为新农村建设,为绿水青山的好环境作出巨大的贡献。
行文至此,不禁令我想起了宋代伟大的词人秦观,写郴州的一首词: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是的,只要我们心忧天下,从根本上治理污染源头,用最好的造福手段,祖国的大好江河一定会万里澄清的,桃源就在每个人的心中,桃源一定会在我们的脚下。